Top Floor Left Wing
導演:安吉羅席安西 Angelo Cianci
法國France、盧森堡Luxembourg│2010│35mm│Colour│93min
2011 柏林影展世界大觀、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

文│鍾啾

一件驅離法拍屋的案子,為何能夠由此引伸出人與人之間最單純溝通的問題,以及在對抗外勢力的當下,這是導演安吉羅席安西(Angelo Cianci)巧妙地運用空間概念,將演員限制在幾乎只是一個公寓(以及公寓外)的場景,透過演員的趣味對白,輔以不定時炸彈的人質綁架,直到最後,竟然可以一步步走向毀滅和追求瘋狂的一切,這是一部十分接近觀眾的電影。

外型搶眼的阿克利和父親有著截然不同的個性,尤其當面對危難時,外表逞凶鬥狠的兒子看起來中看卻不中用。反倒是看起來連槍都拿不好的父親突然在某個當下會保護起孩子,頓時成為全天下最強的一份子。但實際上,真正荒謬的點在於,綁架人的理由卻只是怕自己住在公寓頂樓的那間房子無端端被官員驅趕,加上觀眾發現阿克利還私藏毒品,頓時讓一個房間內的戲碼更加精采,也讓整起事件陷入膠著。

兩個綁匪和一個人質在房間二十四小時究竟能夠做甚麼?導演試圖從這個角度上發揮,讓平常並沒有多餘溝通的父子,有了解釋誤會和了解彼此的機會。尤其,當面對「外侮」時,從當初的嫌惡轉而體諒,甚至阿克利還有些天真地覺得父親怎麼做都是為了自己。這時候對我而言,劇情和演員們都即將走向圓滿的結局。不料,人質卻因為和妻子的疏離引發起火點,最後竟然和綁匪間有了共同對抗這個荒謬局面的共識,確實讓人意外。

經過導演和現場觀眾的問答後,突然覺得,雖然這部片觸及種族、政治,與荒謬的媒體與夫妻之間等大大小小的問題,不過最根本的一點還是在於人與人之間彼此的溝通是否達成功效。鎖起的房門、不給自己對外溝通的機會,以及最後由房間內丟出的家具等,一而再再而三的顯示心中憤怒有了一個出口,無論是否正當。最後一個畫面留下的卻是給人無限想像,懸而未決,我想一切的終點都留待個人心中各自想像。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