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 The Edge of A Floating City, We Sing

文│鍾啾
本著一位普通觀眾對於音樂有點好奇,且剛好是台灣樂迷較少接觸的香港獨立音樂來說,這部【在浮城的角落唱首歌】雖不盡然是一部令人歡樂的音樂紀錄片,不過,導演麥海珊藉由三組人馬,從他們口中與記憶中的香港藝文空間出發,一步步訴說著這塊土地,關於獨立,關於對生活以及藝文發聲的那些故事。

坦白說,也許對於這塊並不熟悉的觀眾而言,前半段冷靜的鏡頭語言,以及導演透過電梯門的一開一合,並在上面類似刻下許多宣言的舉動,或許感覺有點莫名其妙甚至被上了一課。顯然,導演的意圖明顯,它不僅僅要透過年輕世代的想法,而是意有所指地指控香港政府對於土地和藝文空間的運用是如何壓迫,甚至遺忘。

正當觀眾對於這些硬梆梆的題材要感到厭倦時,小清新的My Little Airport適時地出現了,每組人馬藉由自己的一首歌唱出對於這塊土地的想像與回憶。無論是稍後的The Pancakes一人樂隊還有迷你噪音。平心而論,現階段最合我的胃口還是小清新的小機場二人組。從他們的口中你可以感覺到如沐春風的自在,不管是生活態度還是對於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明知獨立音樂的生存無論是在香港還是台灣,一直都存有非常大的問題。為了生存、理想吃不飽,甚至抗爭,類似這麼激進的手法在片中都完全看不到。而導演只是想透過真正在這個環境中的人們的親身體驗,提出自己對於他們的關照也好,讓觀眾理解也罷。

看完這部紀錄片讓我想起,身為一個普通觀眾來說,紀錄片能提供的是要我們自己的想像,那看完之後呢?對於自身生存的土地,又能有多少珍惜?甚至對於那些努力堅持自我夢想的創作者而言,又能提供多少幫助?我們真的喜歡自己住的地方嗎?如果是,又曾經捍衛了些甚麼權益呢?電影落幕了,現實的問題卻還是難以解決。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