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the House

文│鍾啾
我們喜歡窺視,更喜歡從橫跨道德邊緣的角度一探他人的生活。法國心理驚悚片《登堂入室》講述文學和偷窺之間的界線,接著是讀者介入故事而產生種種可怕的後續發展。吉爾曼教授(Fabrice Luchini飾)和他的學生克勞德(Ernst Umhauer飾)之間的角色關係也逐漸產生模糊,透過一次的寫作功課,進而發掘到在學生身上有著自己沒有的才華,可怕的事情才逐漸開始延燒開來。

教授的角色是個亦正亦邪的一方,明明為人師表,卻因為自己的好奇心使然,卻「幫助」學生進一步完成自己的作業。不過很明顯,那已經超越了作文本身,根本就是主導一切將會發生的事。而在想像的世界中,任何你想要讓主角發生甚麼都可以,這早已轉變成一種因想偷窺而試圖主導,進而帶來的權力快感。

帶著這樣的信念,教授和他的妻子(Kristin Scott Thomas飾)也逐漸走火入魔。兩人根本忘記了這其實只是一篇學生的作業,只是掛著「連載」的字樣,很自然地讓人們學會問:「接下去會發生甚麼?」當然,在我冷靜之後的想法上,克勞德好朋友的一家三口其實都只是個棋子罷了。他為什麼選擇了這麼一家人,為什麼這麼一個平凡無奇的家庭,卻吸引了一個學生想要引發他進入家中,偷窺著這麼一個平凡的故事?在我們的想法上,這沒有特別的理由,只是因為你看起來可能很特別。

想像力可以發揮的地方很多,好奇心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可以很可怕。導演試圖以這麼一個概念去讓慾望和情節混為一談,讓身為觀眾的我自己也迷失在這個故事中。所以看到一半就很想問,究竟克勞德會不會和他媽在一起?克勞德在這個家庭中還能不能混下去?克勞德和老師之間的關係又是甚麼?克勞德和他朋友之間是不是又非純友誼?等等漫無邊際的問題。

說穿了,克勞德的種種舉動也許可以相信他只是為了想要博得老師的歡心,進而才喚起自己心中那邪惡的想像力邊界,也許他要的不過只是一種關注而已。

電影前半段步調飛快,好似以翻小說的速度,迫使我不斷地想要往下看,身為讀者最好奇的就是接下去會發生甚麼?正當所有的故事情節照著作者克勞德的劇本走,不知不覺,原本只是個讀者的教授(指導者),讓讀者和作者之間的概念模糊了。老師某種程度也成為了殺人兇手。這種打破界線的觀念不斷衝擊著觀眾,讓人霧裡看花,但愈看愈產生某種窺視的樂趣。

也許我們回到原本的問題上,在生活上有辦法隨意進入他人的生活嗎?也許,透過文學、透過自我的想像,這個答案都是肯定的。

到電影圈看更多相關電影評論

創作者介紹

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