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Ju(自評:5分、文章取自http://entertainment.time.com)

導演貝斯卡門這部樂觀的紀錄片是描述有關一群年輕芭蕾舞者,為贏得最終的一個美國年輕獎學金的故事。這個電視節目在美國被稱作「與未來之星共舞」,我也是這個節目的虔誠觀眾。這不僅僅是崇尚運動和展現魅力的運動,雖然黑天鵝的妮娜不像這些孩子,那還是使我每周都相當重視這些選手,讓我感動的是這些在背後的天分。至少這些年輕舞者和他們的家人是精力充沛的,所有人都是為了爭奪獎學金而散布在各個有芭蕾舞蹈的城市,這些光芒點亮了那些孤單的夢想。

這個主題讓我想起Jill Krementz的一本書,有關美國芭蕾舞蹈學校的書叫做《一個非常年輕的舞者》。這本在1976年被所有年輕女生集中精神閱讀的聖經。但時代扭轉了。《芭蕾首步曲》引進了參賽者,挖掘他們的背景,並讓他們互相競爭。試圖以一個真實的解釋方式,好比電視《美國偶像》那般運作。然而,從電影的角度上來看,這部電影的創新略遜去年的《碧娜鮑許》(一個以3D呈現完整的舞蹈的電影)卡門贏在選角不帶任何期待。然而,對於穿著芭蕾舞短裙的女孩和俄羅斯男孩著緊身衣的小朋友還是有點不公平的。

卡門選了一位金髮小公主,看起來像是會在音樂盒上旋轉的小女孩,但她對於他的高中同學叫他「芭比」感到漠不關心。一個十二歲的小女孩,有著一位虎媽告誡他必須只能吃低卡的食物,使得它看起來輕得像羽毛。但這些在電影中的來自於世界各地的孩子都相當迷人。有位小男孩的父親身處荒涼的軍事地帶,將他帶來就是為了要給他一個最好的老師,而一個小女孩和另一個孩子身處在哥倫比亞貧窮的地方,且在西非受到戰爭的威脅而成了一位孤兒。

一位十一歲的小朋友好像註定就是要為了這個比賽而來的,他從四歲開始學習芭蕾,並展現相當天賦的技能,即便是對於他這個初學者來說,很多功課都是高難度的。年輕的亞倫說他相當喜歡芭蕾,且是難以言喻的喜歡。他是一個瘦小的男孩,而不會給予人一種強壯的形象。鏡頭帶到他家時,他也像個孩子一樣玩著他的BB槍。他的父親瑞恩在美國有一項工作,但隨後就要移往科威特去。所以亞倫可以居住在義大利那布勒斯附近,和她母親和在羅馬學習。Ganio是在巴黎退休的一個芭蕾舞蹈成員,他相當認可亞倫的天賦,並說,若是我們生活中有一個或兩個像他這樣的孩子,那肯定相當豐富。

亞倫主要的困難其實如同其他孩子一樣,來自於同儕的壓力。我們聽到很多學習舞蹈的男孩,上了高中以後,因為聽到許多同儕的嘲笑和刻板印象,以至於放棄自己的夢想。但他的父親瑞恩說,到現在,亞倫已經強壯到聽到這些也不足以使他挫敗了。

十年前在紐澤西,Elaine DePrince和他領養的女兒Michaela,聽到來自於時常唱反調的人,那些種族主義的對話。「黑人女孩太過強壯以至於不適合這種古典的芭蕾舞蹈」,這樣的反對言論時常出自於熟人口中。即便是到服飾店,也會受到不歡迎的目光。

Michaela嚴肅的告訴我們,能在這裡就是一個奇蹟。但他並沒有談論有關他身體上的其他言論。Michaela身處於內戰,父親被謀殺,而母親則是死於飢餓。暴力在他的生活中是個不斷持續的因素。Michaela說他有次試圖解救老師,但卻因為他被砍斷胳臂和腳而無從幫起。

她在孤兒院逐漸失去活力,一切都因為她患有白斑症,使得她的脖子和鎖骨都有白斑,使得她的綽號也被叫做「惡魔的孩子」。依蓮和她先生查理斯聽到Michaela的苦難,而決定領養她和另一位孩子。Michaela會跳舞是因為在孤兒院十受到一本雜誌上女舞者的啟發。在她六歲時候,第一次朗誦。她詢問她的母親她是否可以在眾人面前跳舞。無疑地,依蓮回答他說,現在Michaela可以告訴她說我是一個專業的女芭蕾舞者了。

如果你是「舞蹈未來之星」的忠實觀眾,那你在上禮拜可能看到了《芭蕾首步曲》的終章,可能會對導演選角的方式印象深刻。但電影不至於輕描淡寫失敗這件事,一些孩子沒辦法成為芭蕾舞蹈軍團,更不必說要成為家喻戶曉的明星了。電影也包含告訴你一些殘酷的事實,好比一雙芭蕾舞鞋是要多貴。但這畢竟不是《黑天鵝》,讓芭蕾變成一項反常的運動。這就像是對於藝術的一種禮讚,如同Krementz的書,是極為誘人的。

原文連結:http://entertainment.time.com/2012/05/03/first-position-a-documentary-that-stays-on-point/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