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Ju(自評:6分、文章取自http://www.rogerebert.com/)(本篇有劇透)

布雷安德森 (Brad Anderson) 是一位在掌握黑暗氛圍氣氛相當傑出的導演,特別是他指導的電影,安德森在電視劇集裡也是相當多產的。即便像上一部《消失在第七大街》也是一部腳踏實地的電影。不幸地是,最近這部《絕命連線》,一部普通的B級驚悚片,雖不盡完美但也相當具有個性。

荷莉貝瑞飾演一位在911上班的接線生,平常頂著一頭獅子頭假髮,和polo衫,並花費大量時間在乾淨的桌子面前。他的世界(被同事稱作「蜂巢」)是相當整齊一致,並以工作為重心的一個背景。即便她的男朋友(Morris Chestnut飾)也是他的同事,而家裡的照片上看來,他出生自一個警察世家。

電影《絕命連線》開場以一個俯視的場景觀看這個城市,以及用蒙太奇手法來呈現接線生忙碌的生活。有些無聊瑣碎,有些則是相當嚴肅的案件。這電影以快節奏的步調進行,場景設置也相當一致。貝瑞接到一通來自於十幾歲小女孩的求救電話,但因為一個疏失則害那女孩遭到綁架,隔天竟然就在新聞報導上發現他的屍體。

貝瑞的同事沒有因為這件事情而苛責他,但她毅然決然地辭職,而專心教導練習生。六個月過後,她在一場訓練的課堂上,同事接到一通十歲女孩的求救電話,因為那位接線生無法處理,於是貝瑞不得不接管這件事情。

女孩解釋她是在停車場上被一名陌生男人給抓住,而這個後車廂裡也有一把鏟子。意思是那男人可能試圖要把她殺了並且埋了她。當然,這裡並不用花太多心思就讓我們知道,這個男人也就是半年前那位嫌疑犯。

Michael Eklund扮演一位焦躁不安,表演過火的角色,他是一個古怪且連續殺人犯的類型,他喜歡聽刺耳的音樂。他是個容易恐慌和受到驚嚇的人。作為一個嫌疑犯,他全心全力折磨金髮女孩,但他看起來似乎沒有準備好。

在《絕命連線》的大樓中,女孩使用的是便宜預付卡,且一次性地手機和貝瑞聯絡,也就是說,中心是無法追蹤到他的行蹤。況且,車子在移動中,無論任何人都無法追蹤到。因此,科技被放置在一邊,只能進行一場貓捉老鼠的活動,貝瑞和女孩則透過手機共同智取綁架犯,試圖得知他們到底在哪裡。

這麼一部電影走向應該是要褪下一些自負,而善用想像力在這樣的類型上。但不幸的是,《絕命連線》顯然沒有做到,大部分電影裡的都是不加修飾且扁平的。無止境的威脅環繞著貝瑞,使他在桌前大叫,而變得單調無力。電影這時可解釋成幽閉恐懼症,貝瑞困在他的桌子面前,而少女則是身陷在卡車裡。但電影實在太過空間化,而讓緊張的情緒顯得有點薄弱。

驚悚並非獨自生成,那是一種缺席所帶來的風格類型,而代表著某種娛樂的形式。安德森試圖透過某些靈光乍現的方式來讓整部電影增添樂趣,好比說冷凍的框架,但這些對於一個簡單的問題來說還是過於複雜。在很多方面,電影讓我想到《絕命鈴聲》這部片。然而,《絕命鈴聲》至少是太過裝模作樣,《絕命連線》處理Eklund的瞪大眼的表演,顯得缺乏一些深謀遠慮。

奇怪的是,編劇Richard D'Ovidio之前的一部《以毒攻毒》要更加完美,更加的大膽且有自信。最後一幕場景,貝瑞和女孩讓嫌犯身處在藏身處而置之不理,並成功解救了女孩。在這個狀態上,《絕命連線》挖掘了另一種「刑場復仇」類型的電影。

最後的結論相當愚蠢又充滿道德教化這方面顯然很有問題。即便導演開發了一種新的標準(局面)。然而,安德森在黑暗題材和幽閉恐懼上應該可以做得更好。最後的十五分鐘,《絕命連線》雖然超越了粗略文學作品的標準,但可惜地是,似乎走得並不遠。

原文連結:http://www.rogerebert.com/reviews/the-call-2013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