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宥勝和簡嫚書的動人演出,儘管存在爭議,但不能否認,兩人之間帥氣和優雅的結合,還是有種說不上來的微妙。

文│Ju Chung 【本文已同步新增至遠見雜誌生活情報專欄

2014春節,又是一個號稱「台灣意識覺醒」的賀歲檔期,至少從票房看上去是。平心而論,作為葉天倫導演的第二部電影,《大稻埕》確實做得不錯,在第一部處女作《雞排英雄》中,導演讓台灣特有的夜市文化和鄉土民情,以及某種民粹意識做了連結,大量起用本土演員等等;無獨有偶,新片《大稻埕》中,也是有意識地替歷史做了某種妥協和跨時代的對話,以達到激勵人心的作用。

《大稻埕》上映以來,雖飽受批評,票房截至目前為止也輕鬆過億。談票房,太空泛;談內容,又稍顯缺乏。第二部電影繼續擔綱男主角的宥勝,顯然,無論是在他人或自己的評價,都交出「有待加強」的評語。

一直覺得導演相當清楚一部吸引人的電影需要什麼元素,也知道怎樣可以實現它。豬哥亮在《大尾鱸鰻》和《雞排英雄》中那種「衰尾」模樣已成正字標記,幾乎沒有人可以取代他,觀眾熟悉、觀眾愛看,一站出來就有話題。

更不必說,隨著《犀利人妻》逐步站穩演員位置的隋棠,姑且還沒有獲得演技獎項的青睞,但在片中那樣潑婦罵街和溫婉可人的轉換,也是看似使盡了渾身解數要扭轉觀眾既定的印象。

 

圖:《犀利人妻》讓隋棠向演員邁進了一大步,與豬哥亮之間的情感,不計一切。

只是,《大稻埕》的主題無論是穿越或是現代,演員們看起來玩的還是團體扮裝遊戲,甚至連戲劇系出身的簡嫚書等,也都只能「屈就」成穿了古裝的現代人,缺乏更多的靈魂。然而,在我看來,整部電影絲毫沒有這方面的顧慮;坦白說,大銀幕上的男女主角,要撐起整部電影,靠的不僅僅是你儂我儂的幾分鐘,畢竟電影不是擺正了表情,就能有那樣的味道。

在一個相對有限的舞台中,《大稻埕》這個以地方、歷史為背景的題材,究竟承載著什麼樣的期待?談賀歲片,也許意謂全家老小,一年到頭,就上這麼一次電影院,為的多半是娛樂,當然,也可能是長期關注台片,因此受到電影人士的專業批評。

對某一類觀眾來說,《大稻埕》的表現也許相當嚇人,因為影片彷彿已經進入某種「為賀歲而賀歲」的範疇。儘管導演在《雞排英雄》初試啼聲就表現了某種「號召群眾」的天分,有點可惜的是,《大》片本身在劇情和演員的表現上是斷裂的,尚處於一種青少年的階段。

截至目前,這仍是一種「號稱」台灣意識覺醒的賀歲檔期。

 

圖:導演葉天倫在上部電影《雞排英雄》也有類似的群眾場景出現,無論是有勇無謀,還是義憤填膺,這畫面都容易使人感動。

換個角度看,《大稻埕》也是一部作者痕跡明顯的電影,我願意相信導演在幾相權衡下,選擇用現階段的方式來呈現電影,使得「穿越」這件事變得沒有這麼不合時宜,儘管看上去,使得最重要的「歷史」因素陷入了空前的混亂,尤其是「蔣渭水」、日方的態度等,不過有趣的是,在《雞排英雄》中,李李仁的角色雖然出場不多,但角色同樣居功厥偉。

許多觀眾和宥勝一樣,一看見美麗的阿蕊,就漸漸被眼前這個美女給吸引住了。儘管不能說是「相當優秀」的電影,《大稻埕》在這賀歲檔期,一樣出盡了風頭。更把同檔期的《鐵獅玉玲瓏》給狠狠比了下去。關於後者,筆者已看,不予置評。儘管從《陣頭》開始的2012年,入選新導演之流,讓更多人看見台灣在「文化」上的多樣性,然而,最基本的電影敘事,卻差強人意,有待磨練。

關於電影,關於賀歲,導演像個魔術師,讓一切不合理都變得可信,這時該問的是,到底觀眾願意相信的是一個史實,還是一種「青春是」的短暫美麗?也許很多創作者的視野相對很廣,不過電影的過程和成果卻相對有限。

不管表達如何不同,賀歲片的初衷,不脫離讓更多觀眾接受,再去談更深的內容。畢竟,對部分觀眾來說,對於電影的認識還處於懵懂的階段。因此,若在賀歲檔期來「認真」一部電影,也處於一種稍微尷尬的階段。

無論主旨再怎麼變,創作者要做的無非是誠實以對,盡力讓觀眾能夠親身參與,逐步討論。一旦群眾開始關注,無形中就形成了某種觀影氛圍,也就知道最起碼的分辨,這的確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所有的進步都是來自於內在自省的欠缺,以這點來說,戲裡戲外,《大稻埕》,確實做得相當不錯。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