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上一部《白兔玩偶》由松山研一和盧田愛菜兩大日本偶像,當然後者小蘿莉的形象也受到許多人的歡迎。所以當知道這部「殭屍小姐」推出時,理所當然相當期待,這部風格南轅北轍的作品,究竟會在SABU的手中變成何種樣貌。

所幸並沒失望。

從黑白畫面開始,女僕進入這個詭異的家庭,父親、母親和孩子三人的形象都被刻畫得相當清楚,個性鮮明。整部電影除了把人拍得像個殭屍一樣,最有人性的,居然還是飾演活屍的小松彩夏。

洗刷地板的聲音,女人最後的崩潰,都一再劃破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寧靜。電影其實相當封閉,也很侷限,整個範圍也不脫家庭,至多到了活屍每天回家的路上,遭受無情的孩童和流氓的欺凌,於是日復一日,是復仇還是母性的力量也愈加顯著。

影片最後反轉其實蠻有意思,兩個母親和孩子,其實最終交融在一起,模糊了這整個界線,好比在大男人主義面前,女人永遠才是最勇敢的化身。另外一提的是,大銀幕上看到活屍其實意外清純美麗,雖然臉上和身上的疤痕,以及動作遲緩卻將傷口撕開的畫面讓人不忍卒睹外,倒也是樹立了某種暗黑美學。

女僕不是人,但她活得,思考都像個人。反倒是自詡為人類的人們,活得太過恣意妄為,有此說,影片格局稍小,不過日本導演向來最擅長的還是在於「細膩」這門功夫,無論電影是否步調很慢,卻慢得很美,慢得很恰當。

創作者介紹

和電影一起對話的日子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