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千利休雖有著悲劇性的結局,但他這輩子的故事,卻足以供後人流傳千古。

文│Ju Chung 【本文已同步新增至遠見雜誌生活情報專欄

提到茶道、武士道或歌舞伎之流,以亞洲這個地區來說,日本顯然出身不凡、淵遠流長,甚至無人能出其右。去年才剛得到第37屆蒙特婁國際影展國際競賽單元最佳藝術貢獻獎的《一代茶聖千利休》,談及古色古香的茶道藝術,透過「尋訪千利休」的過去,層層剝開藝術家內核,電影由裡到外散發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與其是和電影對話,不如說是「品味」一部電影還要來得恰當。

話說千利休的故事並非首次與大銀幕親密接觸,過去曾有敕使河原宏的《利休》和熊井啓《利休:本覺坊遺文》兩部名作珠玉在前,前者有三國連太郎和山崎努兩大演員主演,側重千利休死前生命的最後時刻;後者則是以眾人追憶的形式來加以側寫。

《一代茶聖》撇開直接對其死因的探究,而舊瓶裝新酒,不免需要一些新意。在電影之前,已有小說出版,並拿了直木獎。不過小說僅僅讀得到文字,看不見畫面,想像層面雖多,卻仍有侷限;電影就不同了,影像和節奏顯得尤其重要。

導演深知選角的重要,於是男主角就由市川海老藏出演,他原本出身藝術世家,擅長歌舞伎,雖然和茶道並無直接關係,而這部電影也只是他的第三支作品。但是深刻內斂的表演,卻替這部電影更形加分。

片子用了一個相當貼切的說詞當作宣傳語,「美,是我說了算」,市川海老藏繼三船敏郎、三國連太郎等巨星後,又一位扮演千利休的演員,顯然壓力重重。劇情從性格延伸出命運,透過倒敘,一步步尋訪過去的蹤跡,好比學徒時的經歷,遇上朝鮮女人等,延伸出電影核心意義且刻骨銘心的愛情。

 
圖:若所有的事情都是自找的,那麼誰惹惱了當時的大人物,誰就倒楣。

不料,看似波瀾壯闊的一生卻觸怒豐臣秀吉,終究造成背後的悲劇性結尾,中間發生了甚麼事,有待留給觀眾空間。而千利休究其一生,成就出一個充滿生命力的藝術家,電影尤其強調「生」,而非他的「死」。也只有生生不息的生命,才能透露出點點滴滴那種「活著」的味道。

雖然電影進行的相當緩慢,但「茶道」這項藝術,本身具有品味和欣賞兩種功能,誰叫日本人對於「細心、慢活」這類生活細項總有一套,而藝術逐漸萌發的同時,也是需要緩慢鍛造,才能醞釀而生的。有此一說,熱愛生命的人才能創作出令人激賞的最高傑作,而「仔細、專注」則是不二法門,茶道是,花道和其他藝術亦然。

東方人個性大多含蓄寧靜,不若西方人普遍的大鳴大放,相較於此,生活當中一花一木皆是藝術,小橋流水也皆文章;品茶這門藝術,外行人來看,總是「形式重於內容」,我們看不見牛飲,更多的是側重心領神會與當時的氣氛。

即便在觀影前,深怕一部藝術家的傳記電影十之八九將流於平淡,不過事實證明,顯然多慮。茶道文化的再體現,透過一部樸實的作品,優秀的演員,加以導演控制得宜的節奏,顯得更加具有緩慢的魅力。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飾演千利休的恩師紹鷗,在現實生活中,正是他的父親市川團十郎。不過相當遺憾的是,去年二月驚傳猝然離世,於是《一代茶聖千利休》順勢成了兩人共同在大銀幕上最初和最後的作品,極具意義。

 
圖:中谷美紀以「傳統女性」形象深植日本觀眾的心,即便在電影中戲分不多,卻足夠深刻。

中谷美紀扮演的「賢妻」角色,則替她獲得了日本奧斯卡的演技提名,回想過去和阿部寬的《自虐之詩》(同樣飾演人妻,只是相當衰尾),就讓人對她印象深刻。隨後雖然在這部電影中發揮空間不大,但是相對內斂的演出,還是值得一書。

回到當下,當年輕一代逐漸成為電影消費的主力,「速食」成了不二選擇,需要更多精神注入的藝術電影,則存在的更加天經地義。台灣關於茶道的電影不是沒有,早在2008年,則有一部台日合拍的《鬥茶》,還是由人氣偶像周渝民和日本人氣演員戶田惠梨香和香川照之主演,不過過了一段時間後,事實證明,評價稍差,不能算是一部佳作。

透過「千利休」的故事,再次向國際喚醒日本傳統美學的記憶,實屬難得,也應好好珍惜。同時也再次讚嘆,電影本身具有懷舊的魔力,同時,也是藝術電影的特殊魅力。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