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和寵物有關的電影通常離不開三個共通點:「小清新、暖色調、好心腸的主人」(何潤東飾)。

文│Ju Chung  【本文已同步新增至遠見雜誌生活情報專欄

乍看電影預告和海報,總覺得可能又是一部主打「悲(溫)情牌」的勵志電影。這個說法並不客觀,也稍嫌武斷;畢竟被冠上了甚麼名號,彷彿就有脫離不了「過去」的宿命;好比台灣拍攝寵物電影追溯過往,《只要一分鐘》絕對不是先例。10年,林孝謙導演的《街角的小王子》就由郭碧婷和楊祐寧嘗試過「寵物療癒系」,就有可愛的小貓咪陪在身旁。

《只要一分鐘》片名雖然是來自於同名日本小說,但意思和電影處處都相配得宜。「只要一分鐘」,由張鈞甯飾演的時尚編輯就差點錯過和「里拉」(主角狗狗名)的相處、「只要一分鐘」,微妙的情侶關係就瞬間轉變,「只要一分鐘」,寵物的生命就瞬間凋零,再者,無論認養或棄養,通通只要「只要一分鐘」。

對於「寵物電影」來說,通常有個相當先決的判斷,那就是彷彿不需要多麼嚴密的故事邏輯,靠著與寵物的相處,以及主人翁喃喃自語、無病呻吟的生活就足以撐起全場。《只要一分鐘》可並沒有忘記為此「安排劇情」,畢竟原田舞葉的小說,本身就富含許許多多的生活元素。

至於張鈞甯飾演的編輯一職和「在家閒晃」的SOHO族何潤東,則是兩者最好的對比,而「女外男內」的角色處處顯示兩人相處的左支右絀。起碼在人類的生活來說,「編輯」早出晚歸,工作繁忙、壓力龐大,這些元素出現在電影中,確實頗具可看性又極富參考性。(即便處理得有些刻板,但無可厚非。)

媒體業的爭分奪秒,相比之下,「寵物」和「男友」,理應成了下班後的最佳避風港。無奈小說歸小說,現實還是避免不了吃喝拉撒。長大後的里拉,則是處處給人添麻煩,不僅沒有處於安慰女主人的狀態,反倒成了職場和情感中間一個不可避免的大麻煩。

 

圖:張鈞甯在片中的編輯一職,呈現出某部分現實切片,倒也相當傳神地表達了面臨高壓時的表現。

有人可以將職場上發生的種種不快,統統和自己的寵物「傾吐」,當然也有人覺得,寵物不會說話、不會主動安慰,甚至礙眼。對於喜愛寵物的觀眾來說,《只要一分鐘》的問題也許不在於人或狗,而是這兩者之間必須面臨的現實。

導演曾在訪談中表示,「適應傷痛的開端,是一種無語的告別。」女主人工作受挫,因而無心打理家裡,更和男友情感分裂,甚至,最後雖然還是有「寵物面臨傷痛」而不得不讓人心碎的橋段時,這些事情造成無可挽回的後果。因此,在同類型題材中,《只要一分鐘》不僅是求努力的一部。

真正優秀的寵物電影,應該不只是將動物拍得多麼完美,而是人與動物之間的鋪陳和連貫。比起某些不知所云,硬是加了寵物進來的電影,《只要一分鐘》的里拉,在主人面臨生活困難後,毅然決然地放下工作,專心撫養,由此可見牠存在的重要性。對此,電影的訴求也相當清楚,並無突兀之處。

「寵物」對現代人來說,重要性只會愈來愈高。除了是情感寄託對象外,還會是動保團體,甚至愛狗人士極力呵護的對象之一。《只要一分鐘》雖然也是「寵物電影」,不過我認為,它強調的更是女主人職場和生活的連結,相較之下,與寵物的互動有稍稍減少一些。

 

圖:對於曾經待過媒體業的人來說,不斷「退稿、開會、重做」的確是相當可怕又高壓的事情。

然而,看得出來編導團隊將許多心力放在故事情節的重要性,里拉雖然稍微「退居後位」,但當人回到溫暖的家裡,還是備感溫馨。回到最初的問題,若這類型電影光只是畫面完美、攝影OK,終究是感動不了太多人。當同類型過於重複後,總會想來點新鮮的東西。

當然,也有人會說,故事太真就不好看。電影總是會呈現一部分的想像和希望,太過直白的劇情,也會失去做夢的美好。《只要一分鐘》的劇情依舊溫暖,不過確實是多了一些人性。只要你持續堅信,無論再多的寵物勵志片,都將是有所啟發。

值得一提的是,導演陳慧翎是第一次執導劇情長片,在故事必須圍繞特定主題上,還能將故事處理地溫婉流暢,其實也不容易。過去曾在《下一站,幸福》、《那年,雨不停國》 等作品中都有著相當不錯的表現。期待導演、期待台灣,能夠推出更多用心打造的電影以饗觀眾,以便傳達更加美好的光影想像。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