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尚未接觸人世紛擾的輝耀姬,樂觀開朗,彷彿沒有任何煩惱;誰知出門以後,再無知音。

文│Ju Chung 【本文已同步新增至遠見雜誌生活情報專欄

動畫片的製作,除了我們熟知的好萊塢外,日本是亞洲場域中首屈一指的國家。去年入選威尼斯影展競賽片的《風起》,號稱宮崎駿大師的「收山之作」,而最近推出的《輝耀姬物語》,則是由他的朋友、兄弟,也是吉卜力工作室一環的高畑勳導演執導;兩人亦師、亦友、亦對手,時常被人拿來比較。這部改編自日本經典文學作品「竹取物語」,某種程度也算得上是高齡75歲導演的「告別之作」。

「竹取物語」動畫原作在日本耳熟能詳,人稱「輝夜姬公主」,飄洋過海到了台灣則叫「輝耀姬」,不過無論哪種譯名,一字之差,也不應降低影迷欣賞的樂趣。故事開場充滿童趣,拇指大的小姑娘在老翁的手中神奇的長大,圓滾滾的萌樣也讓人好感度瞬間攀升,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面貌也變得更加舉世無雙。

動畫在描繪小公主的人物性格時,都比原作更加有血有肉,前後變化也相對明顯,尤其是在進入貴族生活之前的那種單純、喜樂,對照日後皇室選拔,挑夫、面對婚姻時的百般不願意,都有一定程度的改變。

雖然這段傳奇在日本已家喻戶曉,不過其他地區卻顯得鮮為人知。故事本身即是一座寶庫,充滿人世間的奇思妙想,而情節也非常引人入勝。公主的「養育、拒婚、奔月」等橋段也無一不缺,而新作更是加入了「舍丸」的角色,間接提升了主角在凡間的情感力道,顯得更人性化了些。

 
圖:舍丸哥哥是原作中沒有的角色,也是小公主的青梅竹馬,和許多人一樣,最愛的人,也許都不是現在身邊的那個人。

雖然在故事中提到,公主原是住在月宮,後因犯了罪,而被貶至凡間。然而,在人世間經歷的種種痛苦,某種程度來看,反而才更是考驗。最後是否留下,或受盡了折磨而返回天庭,都可以讓人好好玩味再三,當作經典來看。

導演耗時、所費不貲製作的這部電影,加上開頭提到的年齡,再看看同輩的宮崎駿,都讓這部稱得上「畢生心力的大作」顯得更加難能可貴。不確定「奇幻類動畫」在亞洲是否還吃得開,比起宮崎駿更加著重在現實題材上,高畑勳則是以浪漫、人文為主。

特別是電影當中,當輝耀姬有一幕一扇扇門奔去的同時,也被解讀成導演對於「動畫回歸傳統」的重要隱喻。而這中間搭配著二階堂和美演唱的《生命的記憶》,則讓整部電影顯得更加的一派和諧。

動畫電影製作的過程,耗時又耗腦力。比起吉卜力動畫的其他作品,《輝耀姬物語》的「慢工出細活」則是出了名的響亮。不僅耗費八年時間,據傳導演的個性也屬於必須事事都得詳細調查後,再付諸實施的類型。使得在去年原先要和《風起》上映的話題,悄悄地延後再延後,直到今年坎城影展,才受邀至導演雙週單元放映。

 
圖:高畑勳導演和印象中的日本形象相符:細心、慢活,透過這部動畫片試圖回歸傳統,即便宣傳黃金期已過,還是堅持一步一腳印完成它。

雖然在日本,有媒體會將宮崎駿與他比較,然而由於後者名聲實在太過鼎盛,使得高畑勳只能當個「幕後」的掌舵者,不過也有一說,早期宮崎駿甚至也把高畑勳當作學習的對象,理由之一也是因為當初高導演的意見,使得《風之谷》結局有所更動,顯見兩人的交情也非同小可。

除此之外,14年沒有新作,讓兩人知名度愈差愈大。很多時候,大家都還以為《螢火蟲之墓》是宮崎駿的作品。儘管原先《輝耀姬物語》主打的宣傳,也要向《龍貓》和《螢火蟲之墓》打同天上映牌,不過因為《風起》的高調宣傳,加上本片製作期的延後,使得這部電影從上映至今都顯得有些低調。

然而,從這動畫的取徑來看,保護文化遺產的味道則更加濃厚。兩大導演其實在風格的選擇上都大相逕庭,一則奇幻、寫實;一則浪漫、悲憫,大多不分軒輊。但是「有想法」和「能做好」是兩碼子事,並非高投入就有高回報。《輝耀姬物語》少數讓女性成為動畫主角,相較原著,也去神格化、多了人性。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