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明亮的《郊遊》一如觀影前的想像,面面相覷,偶爾咳嗽個兩聲以填補中間的空白與尷尬。意外的是,雖然這是第一次在大銀幕上看他的電影,竟然很快地習慣了他的鏡頭語言,突然覺得不是在看一部「電影」,而更像是欣賞某種活動影像。也許是事先打了預防針,所以在觀賞過程中並沒有感到那般不適。


《郊遊》的英文片名叫做「Stray Dogs」(陸曾直譯《流浪狗》),一直對於中英互異的翻譯感到相當好奇。小男孩和小女孩不顧一切地吃著看起來像剩飯剩菜的東西,天真無邪在海灘玩耍,然後再回過頭看到李康生,大量臉部特寫,甚至連吃雞腿也能吃到讓你感到相當悲切,更不必說他在電影中做了許許多多的嘗試,都相當容易讓觀眾進入他的狀態。


「小康」和高麗菜「高小姐」的一場戲讓人震懾地五體投地。( 實在太怪異 ) 在筆記上寫著「悶它、拔它、咬它、吃它、戳它,然後再抱它」(上述狀態在一場戲裡完成,我完全不曉得他該進入到何種狀態才能成為我們看到的影像)。 我不想管他是誰誰的愛人,對觀眾來說,這些電影外的八卦一點都不重要。身為第一次欣賞到蔡明亮的電影,《郊遊》意外讓人進入了某種電影中的幻想空間,他將話語權交給了觀眾,和影像互動的氛圍,多少還是有點意思。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