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凱特溫絲蕾在片中與喬許布洛林譜寫一段神祕的愛情詩,有評論認為,這個角色非凱特不可。

文│Ju Chung 【本文已同步新增至遠見雜誌生活情報專欄

世上的愛情千百種,從來沒有人能夠歸納出一套定理。Joyce Manard同名小說改編的《一日一生》,平心而論,中文片名並沒有直接點名故事走向;英文片名若是直接採用原著小說的書名,就會叫做《勞動節》,同樣不知所云。原來是影片主角的命運在「勞動節」這天徹底改變,因而得名。故事講述一家兩口與一名逃犯中間產生的特殊情誼。

凱特溫絲蕾在片中飾演一位容易緊張、又經歷失敗婚姻的母親。她的兒子,亨利與他兩人一起生活,孤苦伶仃。比較麻煩的是,凱特容易讓自己陷入悲傷情緒,因此鎖上心房,生活幾乎不能自理,兒子是她唯一的依靠。

他們的生活是一成不變的罐頭湯和超級市場,每當必須出門的時刻,凱特就會
緊張地像是驚弓之鳥,彷彿這個世界並沒有屬於她的保護色。不過,誰也沒有想到,在勞動節當天,他們的命運也將完全改變。

一個狼狽至極的男人(喬許布洛林飾)在他們日常不變的生活中硬生生地闖入,他向亨利使了使眼色,並以沒有經過許可的方式,登堂入室;即便自己已經表明逃犯身分,渾身上下卻還是帶著危險氣息。

 
圖:母親與罪犯,一段世人無法理解的愛情,就在一些枝微末節中,慢慢滋生。

凱特從一開始的驚嚇、不知所措,到卸下心房,除了平常的生活幾近陷入絕境。在那有限的自由下,意外地闖入了一個男人,即便外表看起來相當危險,卻又異常地給人奇妙的安全感。

原先劫匪與人質的關係逐漸鬆動,等到兩人打開心門的時刻,只因那次男人將美味可口的水果塔,一口接著一口地送進了凱特口中;而內心的壁壘也宛若銅牆般迅速倒塌,但在這中間,是否產生了愛情,相信大家眼中也依稀感覺到了某種狀態的改變。

只是這段愛情終究不能見光。

就在既懸疑又浪漫的氛圍下,《一日一生》引人入勝的地方還是在於人物關係的衝突性,將不可能的事情兜在一起,由此產生了奇妙的化學變化。

不過隨著鄰居、旁人的眼光,加上新聞媒體在封閉的鄉村推波助瀾,紙終究包不住火。然而,此時情況已逐漸危及起凱特一家兩口的生活時,她居然開始不滿足了起來。

 
圖:兒子亨利與母親之間相依相伴,對於母親要的是什麼,兒子最清楚。

在兒子亨利的視角上,他既是媽媽疼愛的孩子,也是她眼中的「一日丈夫」;想辦法讓母親開心是他的責任。喬許的出現也暫時填補了父愛的缺失。不過在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男人,是如何與自己的母親發展出進一步關係時,還在青春期的他,也發現自己開始感覺到失落。

眼前這個男人對他們很好,只是這個時候居然開始回想起,當初答應眼前這個男人的決定,是否正確?然而,與他相依為命的母親,在遇見這個男人之後,明顯因為兩人之間產生了愛情,而讓生活逐漸有了改變。

《鐵達尼號》的功成名就,讓凱特溫絲蕾從此看來一帆風順。電影中抑鬱、婚姻失敗,在生活中是個弱者。不過為母則強,因為有著對於兒子的愛,所以感到堅強。不過,生命中的確缺乏可以照顧她們的男人,需要雙手,才能逃出苦痛的深淵。

這是凱特第八個母親角色,只是這次的親子關係比任何一次都要來得緊密。因為本片而提名金球獎最佳女主角,也算實至名歸。喬許布洛林先前才因為罪犯的形象拍了美版的「原罪犯」,看起來也像是「剛越獄」過來這部電影,既視感很強。

電影在充滿巨大框架下,注入許多懸疑、匪夷所思,卻又關乎人性的元素。觀賞過程中不斷地被許多回憶,或想法給填滿。最主要的演員也就是上述三位,而整個場面調度和說故事的功力,甚至是氣氛的營造,都必須精準到位。

《鴻運當頭》和《型男飛行日誌》的導演傑森瑞特曼在這兩部電影都頗受好評。這次嘗試文藝氣息稍重的電影,依舊獲得不錯的評價。人物關係那錯綜複雜的處理,永遠都是一部電影中最重要,也最引人深思的一環,不容置疑。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