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2006103963  

翻譯/Ju

 

年紀直逼91歲,亞倫雷奈做為世界上最老的重要電影人,依舊在電影圈和葡萄牙籍的Manoel de Oliveira和匈牙利的Miklós Jancsó一起工作。要不是他年歲已高,他目前的電影產量絕對是年輕人所難以望其項背的。在他最新的電影裡,夾雜著過去失敗的摧毀和當前充滿個人的回憶,雷奈改編文學戲劇,甚至是歌劇風格、精心策畫在一場電影前面的大集合。最新電影《好戲還在後頭》是一部相當傑出的諷刺英語版本的電影,一個發自內心關於愛、死亡、謎團和劇場、電影的重要轉折點。

 

電影開場以一種融合科幻和現實的方式,介紹作家死亡的歷程,透過一通又一通的電話,邀請那些昔日同窗好友和演員,包括自己的妻子,和謬思女神Sabine Azéma,到法國知名演員Michel Piccoli、Mathieu Amalric和Anne Consigny等人。

 

這一群相同年齡的人聚在一起,許多酸甜苦辣的回憶頓時湧現。為的是劇作家Peillon chateau的遺願,來自於錄像傳達的訊息。這指示是,因為每個被邀請過來的嘉賓都曾經在他的”Eurydice”中客串過一角,他們應該看看排練的紀錄,為了接下去的巡迴演出,創造出一個全新的版本,去決定誰值得接受這個挑戰。這些演員在這潮濕的倉庫彼此因為戲劇而融合,就像拉斯馮提爾的《狗鎮》。然而,這些回憶變得愈來愈情緒化,以及觀者開始重新演繹這些經典橋段,甚至提高了觀者和回憶之間的關係,變得愈來愈不可區別。

 

雷奈在編織回憶的魔力總比描述來得輕而易舉。當觀眾逐漸地表達他們走位的訊息時,無論是回音或參與整個銀幕,他們開始變得愈來愈誇張去變成“Eurydice”裡的角色。這些表演者最終甚至還透過幻象的車站和門廊進行表演。每個不同世代的演員允許有自己各自的角色,雷奈偶爾將銀幕切成幾塊,或者將幾幕合成起來。結合喜劇和悲劇效果,這種有韻律變化的方式處理了每種分裂和結合的方式。當這種距離的演變在表演中,雷奈反覆地逐漸增強演員與觀眾之間的不可踰越性。然而,年輕情侶在銀幕上的愛戀情懷逐漸產生,他們現在的經驗顯然更能夠駕馭銀幕裡面的角色。如同他過去的電影《野草》那般不可預測性,雷奈接露了自己在浪漫的橋段的喜愛。Orpheus和Eurydice已經是大人了,以致不必受到現實狀況如父母的嚴厲衝擊。即便出現生命中的異常行為,如同Arditi和Azéma偶爾在手勢和音調變化上。

 

就是這種含蓄的活力,雷奈帶進他最近的電影中,偶爾平衡在他演員中的罪惡,以某種傳統為代價。“Eurydice”的表演裡展示了某種年齡合適的表演,和手持攝影的風格,提供了演員某種程度的自由性,在他的鏡頭敘述下,演員更有視覺主控性。在Podalydès和雷奈的執導下,這種紀錄方式其實並不讓人訝異,而是增強了電影製作者不屈不撓的信心,而開創組合風格的樣式。他的電影以爆發的浪漫主義抵擋真實、想像,和個人和充滿謎樣的過去,而雷奈長時間的著作也包含在《廣島之戀》和充滿謎題的《去年在馬倫巴》。此外,死亡逐漸成為最後年輕戀人的最後逃難處,當雷奈在2012的坎城替《好戲還在後頭》發言時,他說這部電影顯然受到劇場、電影和湮沒的回憶等證明某種令人振奮的目標。將近六十年的歷史經驗,雷奈被愛與信任包圍,持續以他個人獨特的敏感度,去創造更多的電影藝術。

 

原文連結:http://nextprojection.com/2013/06/04/review-you-aint-seen-nothin-yet-2012/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