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每年短片講述的題材也許不斷重複,如何玩出新花樣也是考驗新導演的地方。

文│Ju Chung 【本文已同步新增至遠見雜誌生活情報專欄

還記得去年金馬五十頒獎典禮上,最佳短片《酥油燈》得主胡偉曾說過一句話,他認為影片長度並非決定藝術高度。確實,金穗獎行之有年,以優秀短片見長。雖然剛過影展首映期間,不過從4月1日起,將進行全台巡迴,喜愛短片的朋友不可錯過。

由於每次都是小規模放映,關注度不夠,今年更是縮減至只在光點華山電影館放映,許多影迷礙於時間限制,無法看完全數影片,不過好電影不會消失,它會以各種不同形式出現在我們生活周遭。

金穗獎短片到底好不好看,值不值得,見仁見智。除了我們常見的劇情片外,還包括紀錄片、動畫片和實驗片,精彩紛呈。此外,短片不超過六十分鐘的規格,對於「審美疲勞」這件事情不會造成干擾,然而更多時候,不去糾結長短才是觀影的品質保證。

短片也許有著稍嫌粗糙、格局不大的特點,但在創造力爆發的新銳導演心中,說著他們自己所熟悉的故事,是最重要的事;且在資金和資源雙雙短缺的窘境下,影人們就其創造出最大的努力,編織自己的夢想,光憑這點,就值得給予鼓勵。

 
圖:客觀來說,有些演員一出場就能夠讓人相信他就是劇中角色,《狀況排除》的蔡明修(蔡爸)就是其中一例。

入選短片中,《神算》和《狀況排除》這兩部佳作都已在去年金馬獎上雙雙代表台灣入圍,確實相當精采。《神算》透過改編靈媒故事,在短短三十分鐘內,把她的生活、感情,與家人的互動等交代得相當清楚,有意思的是,也能將台灣當地的文化特色發揮出來,也不僅是講述一個小女孩內心的感情世界而已。

《狀況排除》去年拿到第15屆台北電影節的最佳導演,已讓許多人為之驚訝。短片導演能夠力克群雄,除了評審本身的讚賞外,更多是讓人注意到,短片的力道和功力絕對不輸一部劇情長片。而《狀》片談及社會運動的反抗,既符合時事,又能針砭政府,頓時讓格局稍稍提高不少。

此外,筆者還發現,這次看到的短片中,少年演員的集體爆發,則讓人看到更多台灣未來的希望。好比《鮮肉餅》中的畢曉海,曾在長片《第四張畫》以新人姿態,奪得許多人的矚目。《鮮》片講述校園霸凌,讓他身形瘦小的樣貌看起來更具說服力,沉著、面臨周遭環境的不適,還能以冷靜的姿態看待這一切,未來將屬大將型演員。

在其他短片中,《為你點首歌》、《小夏天》等,更是可見起用新人演員來當作第一主角。雖說新人可能毫無經驗,但在自我本色的發揮,確實更加符合影片基調,讓電影看起來更加純樸自然,不造作。《為你點首歌》用歌手周杰倫的音樂,來串起與家人之間的溝通,試圖與時下流行音樂接軌,也試圖回到「舊時代」那般,倚靠音樂來談及難能可貴的祖孫情。

 
圖:《小夏天》替觀眾展示了一雙兄妹之間真摯細膩的情感,這種畫面的捕捉難能可貴。

另外,《小騎士闖通關》和《縱行囝仔》雖然都是紀錄片,且兩部短片也都以孩子們作為主軸,講述他們的奮鬥故事。但是這群孩子們在面對鏡頭時,表現卻依舊不生疏,;前者敘述一群帶有病症的孩童,如何不被病魔打敗,努力克服自身缺陷,勇於向上的故事。影片相當寫實,勵志,頗有《不老騎士」的「年少版」風範。

《縱行》一片早在去年於戲院做過放映,今年在金穗獎上播放的是精華版,同樣讓人相當感動。這些孩子也許在一般體制上被人放棄,但是未必不能成就出美好的未來,而活潑流暢的剪接是一大功臣,讓影片不至於淪為流水帳的紀錄。

綜上所述,短片到底缺不缺觀眾,有沒有市場,也許部分觀眾也都還執著於聲光效果的好萊塢電影,也早已習慣接受。但在此之餘,也能回過頭來看看台灣年復一年培養出來的新銳導演們,他們關心的議題,撇開小情小愛外,無一不是在對台灣這塊土地,甚至是自己所關心的事件報以相當程度的重視。

可以說,理想中的台灣,是塊豐富的土壤,它能夠孕育出具有創意的人才。這些題材也許同質,偶爾重複,但在每一批新的觀眾到來之前,他們都有責任去欣賞、尊重創作者們的心意。影壇每年來來去去新的一批,走過舊的一群,但在影片出產的這塊環節下,卻還顯得生機勃勃。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