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素人演員是褪去明星光環的「明星」,也是自然、真誠的象徵。

文│Ju Chung 【本文已同步新增至遠見雜誌生活情報專欄

從《藍色大門》起,易智言導演的名字就和這部電影結下不解之緣;十餘年後,帶著這部《行動代號孫中山》強勢降臨。雖上映後評價不一,卻也出現許多不同角度的影評,讓影迷們感到甚為欣喜。即便如此,從今年到了柏林影展放映後,台灣觀眾終於能在台北電影節和院線上,看到這部以小人物的命運融入大時代的真情力作。

向來相信有人討論代表是有人關注,所以《孫中山》這部電影即便還是脫離不了台灣電影「格局雖小」的窠臼,卻在一所高中、兩位男孩中,揭開一項不為人知的計畫:偷學校銅像,原因只是為了要解決自己的生計之苦。

看起來異想天開的計畫,導演試圖探討貧富不均的社會問題,更有政治意味濃厚的隱喻。不過坦白說,多數觀眾在這些帶有別具意義的「文化符碼」上,並不算是全盤皆知。因此可以想見,雖然片長只有標準的90餘分鐘,但是故事變化的起伏卻不算太高,較易顯得漫長、無聊。

況且,從電影背景上,原先覺得是一部相當寫實的作品,不過後來卻加進一些奇幻、KUSO的方式,試圖要扭轉稍微平淡的劇情。尤其,張孝全和李千娜的出場,可以是畫龍點睛,也可能一頭霧水。

 
圖:張孝全身為警衛還被面具男孩們嚇得屁滾尿流的,既不符合現實,也充滿KUSO意味。

不過真正讓人發噱的,還是兩位男主角的日常對話和互動,一位總是介紹自己是「左邊」的阿左,說話緩慢、懶散,想法天真;另外一位則是冷酷、充滿個性、看來時時計畫著什麼,卻不善表達自己。兩位男主角之間的化學變化,其實就是這部電影最希望強調的對比。況且從文案、海報看上去,顯得既寫實,又熱血。

易智言導演除了《藍色大門》這部電影,最為人熟知的莫過於改編自侯文詠的《危險心靈》,黃河主演,在當時的電視圈中也投下一記震撼彈。當時關注教育問題,而這次在電影《孫中山》上萬變不離其宗,探討社會問題。

由於作品不多,所以隔了好些年,大家的目光又再次聚焦,顯得更加期待。在一部可以說是「幾乎不可能失手」的作品中,還是受到觀眾們嚴厲的檢視。究其原因,就是想法和執行上的落差,造成某些冗長、重複而略顯尷尬的場景。

其中一場設定在西門町的戲,兩男為了銅像而扭打在一起,選定的地點本身帶著很大次文化的成分。特別充滿叛逆、成長的氛圍,有股說不上來的電影感,油然而生,可以說是最具電影文化記憶的橋段。

 
圖:直到兩男因為銅像而扭打,我們開始因為他們真性情的表現而覺得感動。

導演似乎是想將一項很沉重的議題,放在兩位看起來「天真無害」的男孩上,讓他們去承受一些問題的本質。這項構想無疑是相當宏大又有趣的。可惜的是,身邊卻不乏有朋友反映,整部電影講了一件很簡單的事,讓人有些如坐針氈。

不過也有觀眾認為,這部電影看完當下並非有很強烈的印象,而是感到「後勁十足」。意味著許多符號上的思考,和後續的解讀,才是讓觀眾留在心中許久的寶藏,這些除了用心體會外,也需要集思廣益,從自己的角度中去提煉出適合自己的想法。

提到新演員的選取,向來是易導演偏好的選角方式。回想當初的張士豪和孟克柔,如今都成為了大仁哥(陳柏霖)和頻在國際影展亮相的桂綸鎂。這次演員的選取,則是聚焦在兩位素人男演員詹懷雲和魏漢鼎身上,前者天然呆萌、後者一身剛毅的對比,確實是電影的一大賣點之一。

台灣近幾年來,新演員頻頻在金馬獎上屢獲佳績,而「年輕、青春、活力」也向來是台灣電影的泉源。即便在電影中,大卡司都淪為配角,勇於將素人承擔起最重要的任務,確實需要拚一把的勇氣。

電影畢竟不像電視劇,可以分好多集來緩緩鋪陳前因後果,而是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講好一段故事。《孫中山》這部電影此番雖然帶著些許遺憾,但是它還是給了我們不同層次的想像。如果過了幾年回過頭來省思這部電影,或許會有不一樣的感覺。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