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大仁哥不在還有蘇有朋,與林依晨兩人默契如何,觀眾心中自有評斷。

文│Ju Chung【本文已同步新增至遠見雜誌生活情報專欄】 

過去台灣電影常常因為受限場面、格局、故事等各式各樣的原因而捉襟見肘,許多導演們並非不做功課、不肯努力,而是真正在創作這條路上開發題材、吸引群眾,或突破以往,除了天時、地利、人和外,也需要運氣。(編按:電影看作是娛樂產業,有人拍也要有人看,觀眾還得買單,才算完成。)

開春國片《甜蜜殺機》毫無疑問,從英文片名《Sweet Alibis》(甜蜜的不在場證明)稍微有賣關子嫌疑,海報上打出蘇有朋、林依晨這對稍嫌突兀的組合開始,彷彿正是奔著全新類型上去,試圖打破傳統的窠臼。

試想,應該沒有人會猜到偶像劇女王林依晨,和好久不在台灣銀幕亮相的朋哥有搭檔的可能。兩人儘管原先就不是諧星組合,不過在看完電影後才發現兩人「一正、一歪」的形象其實都替後半段的劇情發展作了嫁衣。

對導演連奕琦稍微有點熟悉的觀眾,就曉得他的第一部劇情長片是《命運化妝師》(隋棠、謝欣穎主演),因此,在觀賞這部電影的同時,腦海中一直不斷浮現相同的元素,好比「屍體、殺意、同志、懸疑、愛情」等,在這部作品中看來都並非首次出現。只不過,坦白說,《甜》片從第一印象上,稍微有點「四不像」的感覺;因此,欣賞這部電影的同時,先是處於一種半尷尬的局面,爾後才緩緩接受導演所要給的最大高潮。

觀眾先從預告片知道這部警匪喜劇,要處理的鐵定不是什麼正經八百的懸案。儘管林依晨飾演的「程又青」明星光環愈發耀眼奪目,相比之下,電影裡其實更加搶眼的配角是吳中天,在演技的收放自如上,才是堪稱絕妙。過去,反倒是陰鬱小生的形象較為人熟知,《甜》片一人飾二角的「靈光一現」,反而出現了意外的亮點。

  

圖:吳中天雖然一直是反派臉,不過片中也顛覆形象,證明自己可塑性十足。

既然台灣電影可能時常出於商業考量,影片作出大量娛樂化和諧趣的形象,《甜蜜殺機》在配角的戲份上,同樣相當吸睛。無論是郎祖筠、雷洪,阿Ken、朱芷瑩,還是位居要角的林柏宏等,同樣因為劇情走向的需要,而成功達到整體「笑」果。

從一隻狗兒意外遇害開始,觀眾從頭到尾都知道兇手是誰,發生何事,卻還是能夠看得津津有味。其中最大功勞,除了主角,很大部分有勞導演將所有人穿針引線,但是一弄不好,很容易頭重腳輕,尤其這類笑點也並非人人都能接受或了解。所幸,影片整體而言無疑是令人滿意的,從頭到尾沒有尿點,而將觀眾牢牢吸引在銀幕上,顯見導演高明手段。

近來許多國片給我的偏見,多半要「好笑有趣、具話題性」,彷彿如此才能更加吸引觀眾。有道是,商業和藝術之間做出抉擇,然而,《甜蜜殺機》相比於其他電影來看,儘管並非多麼「無懈可擊」,至少明示著觀眾有著更多樣化的選擇。儘管我們看電影多只看到明星,多只看到演員,然而,在「類型」的開發上,《甜》卻有著全然不同於以往的新鮮面貌。

  

圖:儘管林柏宏尚未擺脫奶油形象,不過在片中位置頗受重要,且接下去,就要立馬飛去好萊塢客串「變形金剛4」了。

就算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電影類型也沒有新題材,但在數不清的濫竽充數中,許多優秀的國片正在默默崛起。新年將至,觀眾早已期待春節賀歲檔,而面對龐大的好萊塢壓力,台灣電影當然也開始昂首闊步。

電影作為勞心費力的一項工程,尚能倚靠它的鏡頭和敘事去呈現一個有意義的世界。儘管對於部分觀眾來看,電影僅為娛樂目的,《甜蜜殺機》在這部分,也確實起了作用,無論是道地又本土的笑點,亦或是力求在劇情的連結上有所要求,都一再證明,台灣電影是有在進步的。

國片無論是年復一年的重疊,或力有未逮的堅持,也由於種種原因而久久不入國際影展之流,但無論是受到獎項的刺激,還是大片的威脅,台灣電影依舊努力獲得觀眾的共鳴,時間一長,在冷硬的刀鋒下,好電影或壞電影,一分為二。

sunlight151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